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“作为藏传佛教僧人,只有遵纪守法、严守戒律,日常学经修行和宗教佛事活动才能更好地进行。

[摘要]作家刘震云带福建省初溪小学五年级的16个同学,参观北京大学、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(BIBF)、故宫、大栅栏和国家图书馆等重要文化地标。

“我是农村的孩子,我知道,外来的世界稍微透出来一点光,可能会是一个细节,可能是一句话,真会影响孩子的一生。”8月21日下午,在一辆开往北外的大巴车上,作家刘震云又一次强调。稍早之前,他刚刚到首都国际机场迎接一群孩子——来自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下洋镇初溪小学五年级的16个同学,和他们的两位老师。这是“阅文夏令营@2108BIBF”的一部分,接下来的近一周时间,孩子们还将参观北京大学、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(BIBF)、故宫、大栅栏和国家图书馆等重要文化地标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8月21日,作家刘震云在机场迎接来自福建的小朋友们。新京报-腾讯新闻直播截图。

初溪的土楼为世人熟知,但孩子们大多只去过邻近的龙岩市或厦门市,一个都没来过北京。这次,他们先坐三个多小时大巴到厦门,从那里再乘两个多小时飞机来北京。刘震云笑呵呵地,刚见面就一个个问他们是否晕车晕飞机,有没有吃饱、睡着。上车下车,以及往后的参观,他都一遍遍地点数,16个孩子到齐才走。

北京午后天气还很炎热,加上腼腆和旅途劳顿,孩子们开始有些拘谨,上车后很快就活跃起来了。刘震云上次见到他们还是2017年年底,八个多月过去,孩子们都长高了。当时,他去初溪村录制《同一堂课》(《同一堂课》是一档由南瓜视业、灿星制作和南方周末共同研发的原创文化公益类节目。),与他们相处了五天,讲了三堂语文课。

刘震云选了三篇课文:加缪的《第一个人》,鲁迅的《社戏》和他自己的《童年读书》。选这三篇课文,是因为他深知上学多么重要。“一个人的聪明和天分当然存在,但聪明和天分需要温度、湿度和土壤。只有在一定的情况下,这个人的天赋才能像种子一样慢慢发芽,长成一棵幼苗,到参天大树。”他曾经说,这个过程相当艰难,因此上学格外重要。

刘震云希望能把课堂扩展到新的地方,正好从2017年开始,他开始担任BIBF阅读推广形象大使,于是便邀请孩子们参加BIBF的夏令营,促成了这次北京之旅。

这堂课不止上到了北京,刘震云还会再去初溪,未来还计划带孩子们去纽约、法兰克福或者伦敦的书展。他想让孩子们真正了解:“大家跟世界交流的方式不止一种,文字和世界交流的关系不止一种。”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到机场迎接孩子们。 新京报-腾讯新闻直播截图。

“上大学和不上大学是不一样的”

在初溪上第一堂课时,刘震云问孩子们会唱什么歌,他们齐声合唱了一首《刚好遇见你》。歌唱得动人,他给孩子们布置作文,题目就借用歌名。孩子们取材很广,写父母、老师,也有人写外头来的“刘老师”。大家在课堂上一篇一篇讲,七嘴八舌地讨论。到了北京,他们要再写一篇《刚好遇见你,北京》,在夏令营里还认真地上自习、记笔记。

对于作文,刘震云自然有自己的观念。他要求大家注意:立意要不同;“少用形容词,多用动词和名词,选一个角度来写文章”;特别注意细节描写和文章的转折。

这些意见联系着刘震云的教育观念,他期盼孩子们具备创造性,乐于讨论,有独立自主的意见。他在大巴里重复自己希望孩子们做到的三条:

1 不懂的事可别装懂,马上要问;问了你就懂了,别只顾自己的脸皮。

2 最好一次性把事做对。

3 一直把学习坚持下去,能上大学,上大学和不上大学是不一样的。

孩子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这三条对现在的他们来说,或许还不能完全理解。但刘震云是过来人,能体会乡村孩子的处境。他小时候,是外祖母卖了头上的簪子,换来五元钱才进了学堂。学堂原来是村里的牛屋,墙上掏了几个洞;课间从洞里爬出去,就到了麦草堆里。老师叫孟庆瑞,样貌慈祥,当时30来岁。

刘震云仍然记得,第一次发书时他闻到了油墨的清香,回到家还放到外祖母鼻子下,让她闻。“从那时到现在,再没有闻到那么清香的书本了。”他在《童年读书》里回忆,自己到城里读书后,外祖母中秋时带着弟弟去看他。外祖母听妈妈唠叨他学习不好,拉着他的手一言不发;而他看到外祖母头上插着一根秫秸,从而想起了被卖掉的簪子——那是50年前外祖母出嫁时,她母亲送的陪嫁。之后的那个学期,刘震云的成绩上去了。这个乡村生活故事,想必能让初溪村的孩子们真切地产生共鸣。

另外两篇课文所反映的,也是刘震云在上课和夏令营期间一直强调的。加缪在《第一个人》里写自己的老师贝尔纳,老师讲的都是非常简单的道理,比如:把事情多准备准备。而鲁迅的《社戏》则告诉孩子,生活也是他们的课本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仔细询问孩子们的住宿条件。新京报-腾讯新闻直播截图。

到了北京外国语大学,孩子住在学生宿舍。刘震云看着他们办手续,也一同去了解宿舍分布。孩子们按照性别排了两队,老师讲要求,刘震云站在队尾,背着手,笑眯眯地听着,好像安顿老家来的亲戚。宿舍两人一间,下面有书桌,上面是床铺。刘震云很高兴,他上大学那会儿还是六人一间。而且,现在孩子们能早早地体会大学的宿舍、食堂,还能遇到校园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们。他特别嘱咐,睡觉时小心,千万不要骨碌下来。

其中有位女生,把衣物一件件从包里拿出来,放在桌子上,每一件都叠得整整齐齐。腾讯新闻的直播女主持人很赞叹,问她谁帮忙收拾得这么好。她说妈妈不在家,“除了我自己还能有谁”。

乡村孩子可能孤单,但并不闭塞,他们非常喜欢了解外界。一早出发,到宿舍后终于放松下来;在兴奋和疲倦中,度过了在北京的第一个夜晚。他们的出行,成了全村的一件大事,老人们没想到,“刘老师”真的邀请孩子们去了北京。

正如刘震云在路上所说,孩子有时心是锁的,怎么把它打开特别重要。“孩子的成长有很多关键点,如果正好在这个点拨动了一下,而且这个‘拨动’对我们来讲不费劲”,经由直播,也许观众同样会“心弦被触动了一下”。何乐而不为呢?

“把国内最有见识的人带过去”

8月22日上午,孩子们一早造访了北京大学,那是刘震云的母校。在俄文楼,他们和著名的比较文学专家张旭东教授平等地坐在一起,以“习明纳”(讨论式教学)形式讨论老舍的名作《骆驼祥子》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在北京大学,刘震云带着孩子们听学者张旭东讲了一堂文学课。图片来源:阅文集团。

什么是事实,什么是文学,小说为什么从车夫祥子有个外号“骆驼”开始……张旭东娓娓道来。“他是孤零零一个人在黑暗当中,看不见路,只知道自己埋头拉车。”他告诉孩子们,祥子很卖力很辛苦地度过每一天,每天埋头看路,但不能怪他,因为他没有上过学,没有人帮他,没有任何力量。老舍写他,寄予了同情,但也点出他身上的自私。

外界环境只能造就祥子这样的生活,阅读文学时大家都产生同情心,替祥子惋惜,感到愤怒。张旭东说,这是文学的力量,它能够告诉我们:“我们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比较文学”课结束,刘震云又向孩子们介绍蔡元培、严复、李大钊等北大先贤,给他们讲解办学方针“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”的意蕴。他告诉孩子们,他们体验的其实是博士课程,又一次鼓励孩子们好好读书,将来念大学、考博士。

离开俄文楼,孩子们排队参观北大。一边走,刘震云一边和初溪小学校长张艳太聊孩子们的近况。他问起学生母亲的身体状况,听到恢复得不错很高兴;也记得一个学生的母亲“走掉了”,父亲常年在外,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,但孩子似乎过得还不错。小朋友闹了点小别扭,他还要调解和安慰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和孩子们在北京大学。 图片来源:阅文集团。

刘震云感慨孩子的眼睛“清澈”。大家穿过校园,在未名湖、博雅塔和校门等处合影。校园里的银杏树还是绿的,张旭东说,它们再过一个月就金黄了。

下午,结束与英国作家蕾秋·乔伊斯的对谈后,刘震云带着孩子们在BIBF的场馆中徜徉。孩子们不认生,有几个跑来跑去,他又认真地盯着他们。在一处游艺场所,小朋友要拼出内心的怪兽,那意味着他们战胜了恐惧,然后可以获得代表“勇气”和“爱阅读”的纪念品。他们还体验银行职员的工作,一本正经地穿上制服,学习点钞,不过钞票上印的是羚羊。

在文创展区,孩子们直观地观察书籍的诞生。一口京腔的大叔热情地介绍整个流程:写书、编辑、排版、配图、印刷,最后由巨大的纸卷经剪裁、装订成为一本正式的书籍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和孩子们一起逛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。图片来源:阅文集团

如刘震云期待,孩子们看到了世界。在书展主宾国摩洛哥的展台,他们听工作人员介绍自己的国家和文化,看到了由遥远的北非漂洋过海而来的童书。在另一个展位,他们又被制作美食的法国大厨吸引。这些新鲜的事物,未来终将成为他们的常识。

时间过得飞快。8月23日,孩子们来到故宫,经过三大殿,参观故宫博物院钟表馆。文物修复专家王津讲解了钟表文物的故事,并请孩子们观看钟表表演。孩子们午后去前门大栅栏参观了瑞蚨祥和内联升等老店。在铁树斜街的93号院博物馆,他们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张凤霞指导,亲手制作老北京特色的工艺品“毛猴”。“毛猴”由中药辛夷和蝉蜕制成,形态有趣,张老师风趣幽默,教学认真,孩子们听得专注,操作时又非常活跃。她曾经自谦:“我们这些人榜上无名,脚下有路。”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和孩子们在故宫参观。 图片来源:阅文集团

后面一天,孩子们参观了国家图书馆。讲解员向孩子们讲述了中国文学的历史,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史记》,苏轼、古典名著一路铺陈下来。专业的配音演员指导他们尝试朗诵。在少年儿童馆,他们还体验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,协力把杂志收拾得整整齐齐。

8月25日晚间,刘震云设宴为孩子们践行,请他们吃自助餐。他像个真正的“孩子王”,孩子们簇拥着他,说话时非常放松,像在自己家里一样。刘震云喜欢这些孩子,他把离开初溪村时收到的折纸,那些小鸟、心和花……都留在自己的书房。他还会再去初溪,并谋划在未来的课程中,“把国内最有见识的人带过去”。

孩子们要回家了。转天一早,飞机上午10点45分起飞,刘震云8点40分到机场送行。徐春园和陈惠两位同学给他写了信,春园还给刘震云女儿刘雨霖写了一封。信里写的什么,她说是秘密;偷偷说也不行,“说了就不是秘密了”。在北京见到的人和事,孩子们也将埋在心里,有朝一日萌芽生长。

刘震云与16个山区小学生的北京之行:外面的光,可能影响孩子一生

刘震云和孩子们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。图片来源:阅文集团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每日微信 |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
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?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“朋友圈”吧。[详细]
←扫我订阅腾讯文化,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,让你的生活更充实
[责任编辑:anyayang]

热门搜索:

    企业服务